ももち的烟灰缸

虹之上真的太好看了!

诺特yyds!

爱之咒【真人乙女】

  新生神明×美丽咒灵

 

  ☆反人类反咒灵,观看需谨慎 

 

  —————————————— 

 

  我好像有点爱他。 

 

  一个咒灵、一个从人类的恶意里诞生的咒灵。 

 

  我好像爱上一个咒灵。 

 

  爱。 

 

  这是一个很新鲜的词语。 

 

  我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情绪。 

 

  太疯狂了。 

 

  这种汹涌的、强烈的、势不可挡的情绪,是爱。 

 

  我第一次遇见他的那一天就像很多个平常的夜晚一样,好像没有什么不同。 

 

  寂静的夜晚,夏夜的蝉鸣放声歌唱。 

 

  粘稠厚重的血液从黑暗中流淌而出,熠熠闪着光,就像天空里鲜红的银河,那是人类所畏惧的未知。 

 

  这是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的夏夜,却也截然不同。 

 

  在每日每天净是重复的街道里,一个特别的“人”出现了。 

 

  "从恶意里诞生?有我的恶意吗?" 

 

  我好奇的问他。从恶意里诞生,多么奇特、多么令人着迷的存在啊。 

 

  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哈哈哈哈哈........你真是我遇到最奇怪的「人」了。”从人类的恶意中诞生的咒灵捧腹大笑。 

 

  "你叫真人呀,你要杀了我吗?" 

 

  蓝灰色头发的咒灵歪头甜甜一笑,像抽屉里那颗坏掉的糖果,去年吃掉了一颗、留下了一颗,想留到来年吃却发现坏掉了。 

 

  “我会再来找你的。” 

 

  他的声音和山里流出的泉水一样清甜,唔、或许还要加上一颗糖。 

 

  咒灵离开了,但也回来了。 

 

  枯燥乏味的日常变得没那么枯燥乏味了,和难吃的药加上糖一样。 

 

  "总能看见你,你在跟着我吗?" 

 

  他总爱牵起我的手,顺着脸部轮廓一点点下滑——眼睛、鼻子、嘴唇........ 

 

  “为什么........你不一样呢?” 

 

  他总爱细声嘀咕,像早春啼叫的小鸟。 

 

  “我不一样。”我捧着他的脸说。“你也不一样。” 

 

  我想,我们对彼此都是「不一样」。 

 

  我开始不满足于每天每日短暂的见面,时间从漫长变得短暂,从悠长变成一瞬。 

 

  我见到他的「同伴」、他的实验、他的敌人。 

 

  "刚刚那些人、唔、我是说咒术师,他们是你的敌人吗?" 

 

  他对任何都报以诚挚的好奇,他天真充满恶意。 

 

  "我帮你杀掉了一个敌人,感觉很容易嘛,你看你干掉他们的方式多麻烦。" 

 

  他总喜欢研究咒术师,玩弄他们、然后失去价值杀掉。 

 

  我不喜欢咒术师。 

 

  自以为正义的主持公道,自大的背负起责任。 

 

  "那个人、叫顺平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他只是对我摇头。 

 

  他追寻着希望,他纤细的手拂过山川、河流,拂过风和空气。 

 

  他说要驱逐人类。 

 

  "你想要我成为诅咒师吗?" 

 

  他还是摇头。 

 

  唉。 

 

  他的同伴背叛他。他还太「年轻」,他只是刚刚诞生在这个世界。他太弱小了,但时间不会停下来等他成长。 

 

  时间是一条不会后退的河流,时间不会为了任何而停下。时间是无法避免的坠落。 

 

  "你看看,你的同伴、那个叫夏油杰的,居然还想吃掉你。好险好险,差一点你就要被吃掉啦。” 

 

  “但是被吃掉也无所谓吧,还会继续诞生,人类存在,你就会存在,对吧?” 

 

  依赖人类生存的咒灵,我想到人类也依赖自然而生。 

 

  神从前偏爱人类,所以人类奴役自然,人类是「高贵的灵长类动物」。 

 

  从前的神明早已陨落,祂留给人类带来的财富使人类高高在上、祂给人类智慧、给人类光明、给人类希望。 

 

  可新生的神明偏爱咒灵,或许以人类为主宰的世界该结束了。 

 

  我抱着他,他柔顺的灰蓝色发丝拂过我的脸庞,带着清冽甜腻的气息。他的体温冰冷又温暖。我将耳朵贴近他的胸膛,那里独没有心脏的跳动。 

 

  我吻上他的眼睛、一双美丽的异瞳。一边是蓝色、我想到天空、想到海、想到他的头发;一边是灰色、我想到漫漫长夜、想到银河。 

 

  “那个粉头发的,他身上的咒灵、是叫什么诅咒之王对吧?我不喜欢他。” 

 

  我不高兴真人被打败。他多么特别,触及灵魂、触及本源,像那颗灰色的玻璃珠糖,世界是甜美苦涩的,是灰色的。 

 

  “我觉得真人才应该是「诅咒之王」嘛,多特别呀。它不过是被封印了几百年的老古董罢了。” 

         

         “从棺材里爬出来的老东西,快点滚回棺材里去吧。”

 

  世界应该是真人的世界。 


         我牵起他的手。

 

  “咒灵不是你的同伴。” 

 

  “真人,你应该成为诅咒之王,所有的咒灵都应该臣服于你,它们不会是同伴,而是你的附属品、是你的奴隶。” 

 

  “你从人类的恶意里诞生,所有你应该圈养人类、就像人类豢养猪羊那样,猪羊是人类的食物,人类是你的食物。” 

 

  “唔.......你说我吗?我、我?我才应该是真人的同伴呀,我不是人类,也不是咒灵,所以我才应该是真人的同伴。” 

 

  “你说对吗,真人?” 

 

  “我们一起创造一个新世界吧。” 

 

  美丽纤细的咒灵迷茫好奇着,他会亲手缔造一个新的世界,自然、人类皆会臣服于他。 

 

  他懵懂的点头。 

 

  我开心的抱住他,将脸埋进他修长脆弱的脖颈间,细细嗅着他清甜颓靡的气息。 

 

  “世界由此改写。” 

 

  “你是世界的中心” 


        “是世界送给我的礼物”

 

  “真人” 

 

  

擦边游戏给爷爬


图为"妄想嘉年华"官群水军洗地言论,居然有脸说drb抄袭?


有脸?


原神都比不过你们,这营销手段简直了。


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爬

【文野乙女】不要哭(二)


前篇戳这里:不要哭(一) 

太宰治



  我向来以疼痛和死亡来确信自己是活着的。 

 

  直到遇到了太宰治。 

 

  胸腔中那颗腐朽的、石化的、冰冷的心脏才重新跳跃起来。 

 

  我甚至有过我是为了太宰治才来到这个世上的想法。 

 

  遇到太宰治之前,世界是腐朽的、没有色彩的。遇到太宰治之后,世界又重燃了希望,变得鲜活起来。 

 

  我常常牵着太宰治的手,每当这时候,我便感觉自己是握住了全世界。 

 

  太宰治有个朋友,叫织田作之助。 

 

  于是我对那个红头发、下巴上留着少许胡茬的男人郑重说道:“太宰先生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织田作对我笑了。 

 

  “还是个孩子啊。”他这样说着。 

 

  织田作是个普世意义上的好人,从杀手转行为黑手党,却不再杀人,有着不俗的实力但甘愿在底层领着微薄的薪水。甚至在龙头战争中收养了五个孩子。 

 

  我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太宰治会和他成为好友。 

 

  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将织田作同视为自己的好友,将他纳入我的保护范围内。当然也包括他收养的五个孩子。 

 

  所以当我听说织田作那边出事时,我毫不犹豫的抛下了手头的工作,从枪林弹雨中飞奔而出。 

 

  我很明白,织田作不能出事。 

 

  要是他死了,太宰治会难过的。 

 

  我不希望太宰治不高兴,我希望他能一直高高兴兴的,虽然这对他而言不大可能。 

 

  可惜我来的似乎晚了些。 

 

  巨大的爆炸声卷席了听觉,冲天的火焰拔地而起。 

 

  我似乎听到了谁的悲鸣声。 

 

  我看到了,那辆爆炸的车内装载的是织田作收养的五个孩子。 

 

  我蹲在织田作面前,和他面对面。 

 

  “你很难过吗?织田作。” 

 

  他说不出话来。 

 

  我感受到了,织田作他、非常、非常难过。 

 

  身为太宰治的挚友——织田作之助,他很难过。 

 

  这是不行的。太宰治也会跟着难过的。 

 

  我走到那辆正燃烧着的车前,抽出挂在腰间的小刀,对着自己的手臂捅了一刀。 

 

  然后我抬起手,鲜红的血液滴滴答答的坠落在车的废墟上。 

 

  那辆车复原了。 

 

  一种诡异的、匪夷所思的画面出现了,在短短几秒钟内,车身迅速的重构起来。 

 

  理所当然的,车内的人也随之复活。 

 

  残余的火焰尚在燃烧着,我打开车门,将织田作的孩子们都拽出来,顺手给了车内几个不知名的人一刀。 

 

   “这才是你的异能力?”

  

    太宰治也赶到了现场,他看着面前诡异的画面问我。

  

  “是呀。”我轻轻回答他。

  

  “我的异能力,是将自己的特性赋予他人他物。”

  

  “你开心吗?太宰先生。”我忽然问他。

  

   太宰治听到我的问题笑了出来。

  

  “开心?我不会开心的。”

  

    他说道。

  

  “生活在这个氧化的世界,我怎么能感到开心呢?”

 

   太宰治是笑着的,可我却感觉到他难过要哭出来了。

  

   “是这样的啊。”我听到了他的回答,忽然感觉他离我很远。

 

   有着蓬松的黑色卷发的少年、绑着绷带的少年明明站在我面前,我却觉得他远不可及。


  我明白的。


  一直都明白的。


  我从来没有走进太宰治这个人的内心,他好像躲进了无边无际的宇宙,周身尽是被黑暗包裹着。


  可是啊、


  可是啊、


  我喜欢着太宰治。


  我确信我比任何人都要喜欢他。


 “太宰先生。”


  “不要这么难过啊,请开心起来呀。”


  我认真的、一字一句的对他说。


  “遇到太宰先生前,我也是不开心的,活着很难过,一直以来都想去死。”


  “可是在遇到太宰先生后,我觉得什么时候都是开心的。”


  “所以太宰先生要好好的活着,说不定哪天就能找到开心的事呢。”


  我转过身,朝着反方向走去。


  在迈出庭院门的那一刻,我听见了织田作的一声“谢谢”。


  之后的记忆不太清晰了,只记得一直朝着某个方向大步前行,等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站在了Mimic的首领安德烈·纪德的面前。


  他死了。


  而我的脑门上、手臂、腹部、肩部、腿部都留下了几颗子弹。


  没有像平时那样迅速的复原,我跌坐在地上,艰难的呼吸着。


  我的异能力,将自己的特性赋予他人,而我自己在一定时间内会失去这种特性。


  我快死了。


  我这样想着。


  眼前的景色都被鲜血染红,我似乎看到太宰治向我跑来。


  他看起来很着急,他抱起我,问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没有复原。


  “你不是不死的吗?快点复活啊!”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沾着血的手抚上他的脸,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容。


  “太宰治。”


  “不要哭”


  “要开心起来啊。”


  远处的夕阳光透过破碎的玻璃窗照射进来,在太宰治身上晕染出一层光晕,他好像在闪闪发着光。


  我想起了幼年在实验室总是痛不欲生的尖叫,想起了后来毁掉实验室的快意与茫然,想起了一次又一次的自杀。


  想起了我第一次和太宰治的相遇。


  那时候也是这样的夕阳啊。


  ———————————————

 

  



   后记:

  


  「港黑论坛」


  1L    今天涨工资了吗

  你们听说了吗?那位叛逃的时候还把「不死者」杀了


  2L   路人甲

  啊这........那个不死不是那位的恋人吗?好狠啊........


  3L   不想成为干部的员工不是好黑手党

  真不愧是那位大人!果然黑手党就应该就应该这样心狠手辣!


  4L   路人甲

  楼上的注孤生吧


  5L   路过的人

  天..........惊了,我说怎么好几天都没看见不死了,能把不死杀了,只能说一句牛逼,你们是没看见不死打起架来不要命的样子。


  6L   啦啦啦

  有幸围观过,真的是不要命的打法,话说回来她不会感觉到疼吗?


  7L    小哈

  比起这个,我更好奇她怎么死的。


  8L     今天涨工资了吗

  喂喂歪楼了吧?


  .........


  .........


  .........


  「此贴已被管理员删除」




————————————————


 


       「文豪野犬一见钟情特别企划一周目完成」


        「太宰治CG【不要哭】成功回收」


        「一见钟情特别企划二周目启动中........」


        「人设重启确定」


        「世界投放中」



【文野乙女】不要哭(一)

太宰治


  夕阳映照着天边的云朵,大片大片的洁白的云彩染上落日的色彩。 

 

  夕阳很温柔,云很温柔,水也温柔。 

 

  我静静的躺在河底,水争先恐后涌进鼻腔、耳朵里。睁大眼睛,注视被水扭曲的天空。 

 

  肺部内淤积着水,窒息的感觉如同潮水一般覆盖全身。 

 

  不断的死去,又不断的复活。 

 

  真好啊,死亡的感觉。 

 

   只有这时候,我才能清楚的感受到我还是活着的,我才能明白我依然存于世。 

 

  “太宰大人!............太宰大人!您在哪里?” 

 

   安静的自杀被打扰了。 

 

   烦躁的闭上眼,世界陷入黑暗。 

 

   只是外面的人依旧没有消停。 

 

  “太宰大人!” 

 

    看来今天是没有办法安静的死亡了。 

 

   我这样想着,双手抵在河底向上一撑,双脚微微摆动,浮出了河面。 

 

   然后我看到一个同样从河底冒出来的人。 

 

  少年黑色的卷发滴着水,身上绑着绷带,鸢色的眸子在夕阳下闪着光。 

 

 “啊啊啊..........自杀又被打扰了。” 

 

   被称为“太宰大人”的少年不满道。 

 

   我呼吸一滞。 

 

   “哦⊙∀⊙!原来还有其他人在河里啊!”黑发少年惊喜道。 

 

  我看着他。 

 

  心跳忽然加速,那颗死寂的、只有在自杀时会稍许跳动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砰砰作响,仿佛要冲出胸腔。 

 

  这种感觉很奇妙、非常奇妙。 

 

  我确信这一刻我比任何时候都能真切的感受到我活着,感受到我还是个人类。 

 

  我走上岸,走到他身边。 

 

  无视他周边的黑衣下属,我直直的朝他走去。 

 

   这一刻,我的眼中只有他,周遭的事物皆被虚化,只有他是清晰的。 

 

  “停下!”他身边的黑衣人对我呵斥道。 

 

  我充耳不闻。 

 

 “砰!”的一声,是枪响了。 

 

  子弹从我的脑门穿过,带着一条完美的血弧线。 

 

   然后脑门上的血洞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复原。 

 

  不顾他人或诧异或惊恐的眼神,我走到他面前,单膝下跪。 

 

  “你好,我的名字是西谷初,我对你一见钟情了,你愿意和我一起殉情吗?” 

 

  穿着黑色西装的少年惊讶的瞪大眼,然后忽然就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这位美丽的小姐,真是令人惊讶呢。殉情的话,我随时愿意奉陪哦。” 

 

  “我名为太宰治,西谷小姐。” 

 

    太宰治牵起我的手,将我拉入他怀中。 

 

    然后他抽出腰间的手枪,对着我的脑门来了一枪。 

 

    很遗憾的是,我没能如他所愿的死去。 

 

    伤口依旧是快速的复原。 

 

  “不是异能力吗........” 

 

    他看起来有些失望。 

 

    我伸手轻轻的抚摸他的脸颊。 

 

  “这可不是异能力哦。”我对他笑着说。 

 

    太宰治带着我回了港口黑手党。 

 

     港口黑手党,我还是清楚的,毕竟生活在横滨。 


       真要说起来我好像还杀过他们几个人来着。

  

      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森鸥外对我非常感兴趣,希望我加入他们。

  

      我欣然接受,并表示太宰治在哪里我就要在哪里。

  

      就此,我加入了港口黑手党。

   

      这便是我和太宰治的相遇。

  ————————————

  

    “太宰治、太宰治。你的名字真好听。”

 

     我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念着他的名字。

  

        “太宰治,我们去殉情吧。”

      

        “我的荣幸,西谷小姐。” 

 

      于是我牵着少年那双修长的、指节分明的手,与他一同沉沦与静悄悄的、映衬着天空的蔚蓝色的湖底中。 

 

          太宰治柔然蓬松的黑发拂过我的额间,我们相拥着,一同奔赴死亡。 

 

      没有比这更浪漫的事了。 

 

     我这般想着。 

 

     可令人气恼的是,总有人来打断我们的殉情。 

 

     真是可恶至极。 

 

  “咳咳咳.........”太宰治被人从水里捞出来,难受的咳出喉间的水。 

 

   不过这样也好吧,毕竟我死不掉,可我的少年是很脆弱的,万一他死了我却依旧活着,那我多可怜啊。 

 

  “我说.......你们两个!自杀就算了,好好把工作完成了再来自杀啊!”橘发干部的脑门几乎要具现化出一个十字了。 

 

  “哎呀哎呀!怎么是讨厌的蛞蝓,居然打断了我和美丽小姐的殉情。” 


    “你这只可恶的青花鱼!!!!”

  

      我静静的围观着港口黑手党两位干部如同小学生一样的吵架。

  

      这便是我在港口黑手党的日常了。

  

      完成工作,跟着太宰治,和太宰治殉情,被人救起来,循环往复。

  

       这时候我感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幸福。

   

     只是因为和太宰治在一起。

  

     仅此而已。

  ————————————

  

    港口黑手党最近出了位“不死者”,和干部太宰治关系亲密。

  

    这应该是横滨近期最新的新闻了。

 

   我躺在太宰治怀里,搂着他洁白纤细的脖颈,将耳朵贴至他的胸口,聆听着他的心跳。

  

   “小姐为什么会对我一见钟情呢?”太宰治忽然问我。

 

     我看着他鸢色的眸子,里面是终年不散的灰雾,有什么东西仿佛要破土而出。

 

     我喜欢这双眼睛。

         

      带着死亡的味道。 

 

  “死亡.......的味道?”他微微歪了歪头,看起来很是疑惑。 

 

  “是呀,不如说太宰先生整个人身上都带着死亡的味道呢。”我的指尖拂过他的双眸,滑至唇间。 

 

  “因为是太宰先生,所以一见钟情了。理由就是因为太宰先生是太宰先生啊。”我说着这样意味不明的话。 

 

  太宰治低头看着我,眼中有种不知名的情绪翻涌着,他的唇齿间溢出一声莫名的笑声。 

 

  “是这样啊........那小姐会一直爱着我吧?” 

 

  “当然啦!我最喜欢太宰先生了。” 

 

  “所以太宰先生,千万不要比我先死掉了,那样我会很难过的。” 

 

   我倚靠在太宰治的肩上,少年纤瘦的身体带给我无尽的温暖,鼻尖萦绕的是属于少年的独特的、如同青草一般香甜的气息。 

 

  —————————————— 

 

  我在港黑出外勤时,经常会和一个叫芥川龙之介的人一起。 

 

  那个脸色苍白、总是不停咳嗽的病弱少年总是对我怒目而视。 

 

  “为什么........为什么太宰先生会和你这种人........”他咬牙切齿的对我说。 

 

  “哦呀哦呀!”我笑眯眯的回答他。“为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我能陪太宰先生殉情而你不可以吧?” 

 

  回应我的是漆黑中带着赤红的罗生门。